一酌月明

你爱热吻,却永不爱人。

【苍藏】我有一个苍云朋友



预警:
有真人cp参考,圈地自萌,不喜勿点。






他总会想起那个带着酒香的夜晚,在苍云印着月色的眼睛里,看到的笑意盈盈的自己。
后来他也常笑,只是不如那时的开心。




近秋的傍晚已有些凉了,寒风冷浸浸地直往人衣领里钻,无端撩起心底的瑟然。浓厚的橘色在天边打翻,层层叠叠地荡开,又在山尽头收敛。
藏剑的脸像是沾染了最后的一抹霞色,是那被遗忘在人间的绯红。他手边的酒坛空了一半,魂魄却像是全部丢光。
一声门响把寂静打破,有什么和记忆里的场景重叠在了一起,藏剑回过神急忙忙往身后张望——是秀坊的姑娘。
他眼睫一颤。



“你别是喝醉了吧?”
七秀伸出手在藏剑有些发痴的脸前晃了两晃,藏剑歪着头,努力聚焦着目光,他看着七秀,又像是看着回忆里的另外一个人。
眼前人不是心上人。
七秀看着他耳边泛起的薄薄一层粉红把眉梢一挑,“还真醉了。”话音刚落,就听见藏剑压着嗓子低低笑了一声,她反手一巴掌拍在了藏剑脑袋上,“怎么还傻了?晚上你不是还约了人打竞技场,这会醉成这样?”
“他…他那么厉害!一打…二,算什么……”
“平日怎么不见你这么夸他?怎么……”七秀声音带笑,弯了一双杏眼凑到藏剑的耳边,“难道,是酒后吐真言了?我就说你和天策府的小将军有点故事嘛。”
藏剑看着有些莫名兴奋的七秀,想着莫不是刚刚被她拍坏了脑袋,真的傻了,怎么这会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了?
七秀看他一副不知所谓的懵懂样子,像是被踩着尾巴的猫惊乍了声,又自己吓到自己一样把声音放低了。
“啊,难道你中意的不是他?是人家痴心错付了?那你心里的人是谁?是那位修医的公子?”
一惊一乍带着一串的问题可算是把藏剑的思绪拉了回来,风更凉了,他清醒了些,先是拉了拉胸口的衣襟,像是怕冻坏了心里那个人。
他笑着,“什么将军什么公子,有空多吃点好吃的,成天瞎想什么?”
七秀有些气不过,哼了声,眼尾都有些扬了起来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几个月前的中旬,你一个人抱着个盒子在院子里掉眼泪,”她在对面的石椅上坐了下来,手搭在桌边侧身道,“上头系着军翎,这我可没看错。”
藏剑一愣,眼神有了些飘忽,他的头低了点,“那是之前给人买的生贺,是五彩石。送了一块的,原本想今年生日再送一块,只是现在的搭配用不上了。”
用的人也不在了。
他抬起头,在笑。
“可贵了,我心疼钱心疼哭了。”



那是去年的四月十三日,柳梢的青翠还很新鲜的时候。
藏剑到的时候天色也是渐暗了,他的发尾袖边还带着一路风霜的疲倦,但神色却是欣然。他翻身下马便急匆匆往院子里跑,半途猛的停住脚步,折身回到马边,护宝似的从背囊里取出一个礼盒。
院子里很静,遮挡着半片夜空的树将自己枝叶的影子投放到了中央的石桌旁,掩去了座上人大半脸庞。
藏剑的目光与他的视线对上,竟从那双经常被战火狼烟熏红的眼里,看到了一点柔光。
他怀疑他看错了。
但是他没有。
当那个人看见盒子里的礼物时,温柔像是快要溢出他的眼眶。
那个晚上他们在石桌旁把酒言欢,到了最后酒空了好多坛。
接下来发生的事藏剑已经记不清楚了,树翳挡住了月光,眼前是和他脑子里一样的黑沉昏暗。
那个人好像吻了他的眉心,又好像吻了他的唇角。
又好像,什么都没有。
他记不清了。



变故总比计划来得快,那个时候的他,已经没有机会去一探那个夜晚的真相。
七秀看着他的笑,心头却莫名有些酸楚,她无措地移开目光,漫不经心地接了话头“这样啊……是送给朋友的吗?”
“嗯。”藏剑点了点头。
七秀转回了头,却发现藏剑是真的笑了。不仅仅是上扬了唇角,连眼角都有藏不住的欢喜。
“我的一个苍云朋友。”
“后来呢?”
“后来……”藏剑抬眼,天已经完全暗了,没有星星,也没有月亮。
“他很好,我也是。”
都是过往云烟,你我前程似锦。



人生有一知己,可以无恨。
一与之订,千秋不移。


完。